http://feishen.net/
2009-07-12

这边人对艺术的喜爱超忽想像。展览馆里总是人很多。

语言课的老师讲起一幅画,从各个方面讲,不时感叹他真是太喜欢这画,随后他又说他只是想跟我们说他很喜欢这画,哈哈。

然后我打算讲杜尚的东西,他仔细的看我写的,说我理解的很深入,还说泰特现代美术馆有杜尚的作品,问我去看了吗。

同套房里有个要去圣马丁读纯艺的,我们今天吃完火锅就讲后现代啊,装置啊,那个神啊,他了解的比我深入,毕竟我是学设计嘛。

这边的人并没有把设计何艺术分的很开。

我真的挺高兴的。

可能在这边也会出现问题,但有这些,我就开心了。

出现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,谁怕呢。

事实上,人这一生有几件开心的事,能开心的时候就开心吧。

转眼就23了,然后30岁,然后40岁。最后离开这一切。

离开之前得干点事。真是悲观得乐观主义者啊。

生活过得太深入,不知道匆匆而过得时间;生活过得太肤浅,又是不得享受这酸甜苦辣。

 


Trackback Url:  {#ping_url}
Posted by @   09:03   Trackback_0  Edit